瞭望|特稿:蘇商氣象

2019-05-18 13:27:37

世界篮球巨星排名 www.dwacr.icu

  這是2017年5月20日拍攝的江蘇發展大會開幕式。新華社記者 季春鵬 攝

  新華社記者 劉亢 凌軍輝 劉巍巍 秦華江

  塑料廠、五金廠、鋼鐵廠……幾個農村“泥腿子”的創業夢想如點點星火,漸成燎原之勢。中國一直坎坷難通的農村工業化道路,在江蘇“意外”破土而出

  在外界眼中,誕生于魚米之鄉的蘇商低調務實,似乎缺乏一些冒險氣質。但走近這個群體就會發現,只要看準機會,他們從不缺乏“孤注一擲”的魄力

  對大局大勢的敏銳似乎是蘇商與生俱來的本能。一次次?;粽?,淬煉出一項項“獨門絕技”

  5月20日,首屆全球蘇商大會在南京舉行。來自世界各地的數千名蘇商匯聚古都,回顧創業篳路藍縷,共繪創新萬千氣象,展望新時代繁盛圖景。

  萌動

  江蘇省江陰市華西村(2018年3月13日無人機拍攝)。 新華社記者 李博 攝

  1978年的一個寒夜,當安徽小崗村的18位農民以“托孤”的方式,在土地承包責任書上按下紅手印時,數百公里之外的蘇南大地,一批率先覺醒的農民,站在現實與夢想的十字路口,以過人的勇氣和魄力,闖出了一條農村工業化的特殊道路。

  即使冰封千里,只要一縷春風吹過,敢想敢干的“蘇商種子”就會萌發出驚人的能量,破土而生。

  當時,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在全國推行,華西村地少人寡,是否包產到戶,面臨艱難抉擇。吳仁寶失眠了好幾宿,決定冒著“殺頭危險”將全村500多畝糧田交給30名種糧能手承包,他帶領剩余勞動力興辦“地下工廠”。小五金廠對外嚴格保密,如果有領導來,吳仁寶就讓工人到外面挖河泥、整草皮……“天下第一村”的宏圖從“暗渡陳倉”肇始。

  只有小學文化的大隊書記顧云奎,一連30多天泡在公社塑料廠里,“異想天開”要生產電線。累倒在路上,摔壞了肩胛骨,他打好石膏又鉆進了車間。江蘇永鼎集團縱橫光電纜、汽車、物流、醫藥等多領域的商業版圖由此起筆。

  在江蘇張家港,貨車駛過沙鋼集團和中船集團共同打造的玖隆鋼鐵物流園(2017年5月6日攝)。 新華社記者 李響 攝不安分的鎮辦軋花廠鉗工沈文榮,帶領23名青工,克服“一無設備,二無圖紙,三無人才”的窘境,辦起一家小到不能再小的軋鋼廠。這便是日后名震全球鋼鐵界的沙鋼集團,一代“鋼鐵教父”沈文榮的傳奇人生開始書寫。

  塑料廠、五金廠、鋼鐵廠……一時間,幾個農村“泥腿子”的創業夢想如點點星火,漸成燎原之勢。中國一直坎坷難通的農村工業化道路,竟然在江蘇“意外”破土而出。

  在紅豆集團旗下子公司江蘇紅豆杉藥業有限公司研究院研發分析實驗室,工作人員在進行原料藥的檢測分析(2018年11月29日攝)。 新華社記者 李博 攝時任村黨支部書記、靠帶領鄉民養土鱉發財的“能人”周耀庭臨危受命,到瀕臨倒閉的社隊企業港下針織廠任書記。這位江南水鄉的農民,給產品起了一個富有詩意的名字——“紅豆”。

  20歲的裁縫高德康,騎著他那臺“二八”式自行車,在坑坑洼洼的沙石路上,以每小時30公里的速度狂奔向200公里外的上海,取到布料后連夜返回常熟鄉下,用剪刀、縫紉機“編織”出日后暢銷全球72國的服飾品牌“波司登”。

  26歲的陳錦石領著28個農民組成的施工隊,辭別家鄉小鎮常樂,奔赴800公里外的勝利油田干起清包工。20多年后,這支曾經的“草臺班子”在“鳥巢”、國家博物館、央視新大樓等地標性建筑上刻下“南通建筑鐵軍”的威名。

  16歲開始當木工學徒的車建新,向姨夫借了600元錢開了個木器廠,一把榔頭、一把刨子、一把木鋸,成為他打天下的全部家當。在最初的20年里,他平均每天工作16小時。如今,已成中國家居業第一品牌的“紅星美凱龍”在北上廣深等180多座城市開辦了260多家連鎖商城,市值近千億。

  一個時代的到來勢不可擋。當鄉鎮企業異軍突起、“蘇南模式”勢如破竹之時,城市里也有越來越多“不安分”的靈魂開始躍動。

  1982年,三十而立的繆雙大走出江陰,闖蕩“上海灘”。糊過水泥口袋,燒過磚,走街串巷裝過空調……多年后,這個家里排行老四、因避諱“四大皆空”而取名“雙大”的漢子,打破中央空調行業的國際壟斷,樹立“產品優良、服務優良”的雙良品牌。

  同一年,孫飄揚與伴侶鐘慧娟,雙雙以優異成績從素有“藥界黃埔”之譽的中國藥科大學化學制藥專業畢業,在蘇北小城連云港扎根。從仿制藥起步,以創新藥開路,幾十年后恒瑞醫藥橫空出世,躋身“全球制藥企業25強”。

  恒瑞醫藥的研發人員用布魯克400兆液體核磁共振儀做檢測。恒瑞供圖

  1990年底,27歲的張近東拿著業余安裝電腦、復印機等業務攢下的10萬元,在南京寧海路租下一個面積不足200平方米的小門面,成立了一家專營空調批發的小公司——蘇寧交家電,第一年就凈賺千萬,日后高居中國民企排行榜亞軍的蘇寧集團由此起航。

  潮涌

  蘇寧控股集團董事長張近東在蘇寧極智2019活動中介紹蘇寧集團現在所涉及的部分產業(1月15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博 攝1992年,中國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視察南方并發表一系列重要講話。一時間,中華大地春潮滾滾。面對千載難逢的機遇,初嘗創業甜頭的蘇商,一改外界低調保守的印象,展現出迎難而上、大膽冒險、百折不撓的獨特氣質。

  由于河湖眾多,江蘇人的性格似乎也有了“水的特征”:柔和、低調、不張揚。但面對洶涌而來的時代大潮,傳承千年的蘇商之魂集體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力量。

  當年,徐鏡人執掌的揚子江藥業,板藍根干糖漿產量僅為每月5萬包。一個冬日傍晚,上海“火線”來電:甲型肝炎爆發,申請支援數百萬包板藍根。面對突如其來的超產能“大單”,接還是不接?“寧愿不過年,也要打個翻身仗。”徐鏡人帶領全廠職工不眠不休、加班加點,最終385萬包板藍根干糖漿準時啟運,“板藍根大王”由此得名。

  30歲的張近東剛把空調銷售做得風生水起,就遭到南京八大商場聯合反制:哪家空調廠供貨給蘇寧,就全面封殺。一次空調代理會上,一向和氣的張近東請來八大商場的領導一起吃飯,誰知他還沒講話,客人竟齊刷刷站起來拂袖而去。尷尬的場面激發了張近東骨子里的韌性:要戰便戰!憑借“規模經營、廠商合作、專業服務”三張王牌,蘇寧在“交火”中節節取勝,銷售同比增長182%,一躍成為全國最大的空調經銷商,為學界增添了“蘇寧小舢板單挑南京八大商場”的經典案例。

  在外界眼中,誕生于魚米之鄉的蘇商低調務實,似乎缺乏一些冒險氣質。但走近這個群體就會發現,只要看準機會,他們從不缺乏“孤注一擲”的魄力。

  沈文榮曾做過一次“豪賭”:押上全部家當從英國購買一條75噸超高功率螺紋鋼生產線,上馬這套當時代表國際先進水平、連大鋼廠都望而卻步的生產線,遭到眾多行業權威反對。“假如這個電爐項目引進失敗,就把它作為展覽品,我去賣門票!”自此,“沈大膽”的綽號越叫越響。

  孫飄揚也做過一個“瘋狂”的決定:斥資120萬元收購中國醫科院藥研所開發的抗癌新藥異環磷酰胺的專利權。在當時,這筆巨款相當于藥廠一年的總收入。一旦失敗,藥廠面臨破產。“沒有技術,命運就握在別人手里,我們要把命運抓在自己手中。”在孫飄揚的堅持下,背水一戰“砸”出的新藥一面世,立即成為“爆品”。

  有潮起就有潮落。一旦蘇商骨子里的韌性被激發,再大的浪頭也擊不垮一顆倔強的雄心。

  年屆半百的郁全和為給村辦企業找出路,尋求與大企業聯營,屢遭拒絕,甚至他精心準備的一件羊毛衫,也被一位大企業干部多次從7樓扔出來。知難而進,誓不罷休,他的誠意終于推開了這扇合作的大門。幾十年后,正是靠著這股不服輸的勁頭,長江潤發集團挺進全國民營制造500強,浩瀚的銀河多了一顆以長江村命名的閃耀之星。

  “悅達之父”胡友林身患肝硬化,幾十年來一直拖著藥罐子、針筒子、吊水瓶子四處奔波。2003年,時值悅達與韓國現代起亞汽車合建二廠的關鍵當口,胡友林被確診為肝癌。醫生說:“你只有3年活頭了。”胡友林“霸氣”地回答:“這時間夠了!”

  淬煉

  江蘇蘇州昆山好孩子集團生產線的質檢人員在對產品質量進行檢測(2016年4月18日攝)。新華社記者 季春鵬 攝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組織。面對歐美日等“超級大鱷”和風云詭譎的國際局勢,經過千年商業文化洗禮的蘇商,如何面對挑戰不失勇氣,面對誘惑保持定力?

  享受過漲潮帶來的激情,永不滿足的蘇商發現,相比在太湖游泳,在長江弄潮、到大海搏浪才是對承受力和決斷力的真正考驗。

  21世紀以來,世界光纖產業駛入發展快車道,中國企業的強勢崛起引來歐美光纖“霸主”的技術封鎖和價格“絞殺”。生產漁船麻繩起家的法爾勝集團掌門人周建松,硬是靠做“賠本買賣”扛了下來。2007年,美國“巨頭”無奈“妥協”,開出豐厚報酬,條件只有一個:法爾勝的產品全部打美國公司品牌。

  “沒有自己的品牌,離滅亡也就不遠了。”周建松毫不猶豫地拒絕了這塊“有毒的蛋糕”,堅持兩年后迎來光子板塊業務全線飄紅,實現了從麻繩到鋼繩,再到光繩的“三級跳”,成為全球行業領軍者。有人就此調侃周建松,由于整天研究繩子,眼鏡從800度增加到2000多度,雖然“看小事物近視”,但“看大事物精準”。

  2016年初,歐盟對中國企業發起鋼鐵反傾銷調查。一向低調內斂的天工國際董事局主席朱小坤主動請纓應訴。“中國特鋼行業沒有退路!”他采取自愿訴訟和產品排除兩種非常規手段,迫使歐盟調查機關將工具鋼和高速鋼排除在征稅范圍外。

  對大局大勢的敏銳似乎是蘇商與生俱來的本能。一次次?;粽?,淬煉出一項項“獨門絕技”。

  從瀕臨倒閉的校辦工廠,到全球最大的耐用兒童用品公司和國際標準制定者,擁有專利數量比前5家競爭對手總和還要多,在“好孩子”創始人宋?;箍蠢?,智慧處理“守與破”是企業保持獨特創新動力的關鍵。

  雖然“好孩子”早已擁有全球最先進的檢測實驗室,但在昆山的生產基地,仍保留著一個模擬鵝卵石、沙坑、水坑等各種地形路況的試驗場。十幾人的團隊每天推著童車行走25公里,每輛車檢測最低推行200公里,最高達500公里。“辦法雖土,卻很有用。”宋?;顧?,有些情況是實驗室測不出來的,人的手感也很難通過實驗室模擬,必須實際走一走才能知道問題。

  國際軌道交通內裝知名供應商今創集團董事長俞金坤,為堅守當年許下的產品“零缺陷”承諾,不僅一錘砸掉1000多萬元的問題產品,還要求技術人員在訂單驗收中,手持強光電筒照射,連發絲般纖細的紋路也不放過。

  面對房地產來錢快、利潤高的誘惑,一向果敢精明的蘇商經常顯得“保守猶豫”,讓很多人倍感困惑。但在蘇商自己看來,這不過是堅守實業的基因,多年未改。

  2008年5月13日傍晚,3輛裝滿藥品的貨車從江蘇泰州開赴汶川地震災區。汶川地震后,江蘇揚子江藥業集團籌集了價值1080萬元的抗生素藥品捐助四川省紅十字會。新華社(發)將一個小作坊打造為銷售額800億的醫藥帝國,揚子江藥業掌門人徐鏡人一直堅守著看似有些古板的經營之道——不兼并、不上市、不搞多元化。有人勸徐鏡人搞房地產,他以“不熟悉”為理由拒絕;2009年起企業實現零負債經營,又有人說他太保守、太老派,徐鏡人依然不為所動。

  在這位在醫藥行業馳騁近半個世紀的古稀老人看來,“寧愿不夠時髦,也要穩扎穩打。如果一開始就想快速增長,結果就是戰略短視導致營養不良,是‘虛胖’,是‘浮腫’。”

  致遠

  2018年6月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經濟特區一角有人說,浙商是“行商”,可以鵬“行”萬里;而蘇商是“坐商”,往往“坐”失良機。但在很多蘇商自己看來,只有“坐得住、坐得穩”,才能“行得久、行得遠”。

  很難想象,中國服裝業龍頭海瀾集團竟坐落在一片宏偉的羅馬式樣建筑群中,與人們想象中的服裝工廠相去甚遠。“海瀾工業園的每棟建筑都有地下兩層地基,可以抵抗8級地震。多年之后,這里也許不再生產面料和服裝,但依然是標準的廠房和經典的建筑。”創始人周建平對“百年老店”的追求溢于言表。

  如今,崇尚實業、永不止步的蘇商早已走出中國,走向世界。

  早在14年前,沙鋼集團便走出張家港,將江蘇淮鋼、河南永興鋼鐵、常州鑫瑞特鋼等并入囊中,再造“一個沙鋼”。同時,還逐漸將鋼鐵版圖延伸到巴西、澳大利亞等數十個國家和地區。

  紅豆集團在柬埔寨主導開發的西哈努克港經濟特區,吸引160多家企業入駐,吸納附近鄉鎮七成以上的家庭就業,拉動當地年人均收入達3000美元,相當于過去全家年收入的10倍。

  在全國工商聯發布的2018中國民營企業500強中,江蘇有86家企業入圍,數量居全國第二。

  時間不會停下腳步。隨著四成以上江蘇民營企業步入新老交替期,“80后”“90后”為主體的新生代蘇商,以更活躍的思維、更開闊的視野走上時代舞臺。

  2017年2月8日,海瀾集團轉型關鍵時刻,周建平將30年的基業交給不到30歲的兒子周立宸。交接時,父子二人緊緊擁抱,當場落淚。正是在周立宸力推下,海瀾集團贊助綜藝節目《奔跑吧!兄弟》,成為收視狂潮中最大的幕后贏家之一。

  2018年5月21日,意大利羅馬奧林匹克球場一片沸騰,國際米蘭隊史上最年輕的主席——蘇寧“少東家”張康陽幾度哽咽,少年的眼淚見證了俱樂部無比艱苦的跌宕征程。畢業于沃頓商學院的張康陽是蘇寧國際業務開拓者之一,被國米前主席馬西莫·莫拉蒂評價為“思維敏捷、反應快速、有能力又溫文爾雅的小伙子”。

  與其他接班人還算順利的家業不同,擺在祝媛面前的,是?;蠓纈昶〉撓耆蠹?。今年1月底,江蘇前首富、雨潤系實際控制人祝義才“歸來”,將帥印交到女兒祝媛手上。這個32歲的女掌門人面對的是父親、家庭、員工以及市場對雨潤重煥生機,再回巔峰的殷殷期盼……

  獨行快,眾行遠。能賺錢、會賺錢的蘇商眼里并不只有錢,“以義為利”“帶著大家一起富”的例子不勝枚舉。

  從常熟田間走出的“家紡女王”錢月寶為讓2000多個村民過上富裕日子,主動挑起村黨委書記的重擔。

  “在企業賺了幾千元的時候,我們把鄉間小路鋪成了石子路;當企業賺了幾萬元的時候,我們又把石子路鋪成了水泥路;當賺了幾百萬元時,村里人住上了別墅;當企業賺到幾千萬元時,全村人都享受到了高水準的社會保障……”說這些話的時候,這位70歲的女企業家沒有絲毫炫耀,夢蘭村帶頭人要做的事還有很多。

  2017年10月31日,江蘇南京蘇寧云倉物流基地的工作人員在掃描“共享快遞盒”信息,確認商品。新華社記者 李博 攝張近東號召蘇寧集團10萬多名員工每人每年拿出一天的工資進行公益援助,拿出一天的時間參與公益活動,企業累計向公益事業捐款數億元。汶川地震后,他捐款5000萬元,創國內個人捐款之最。

  “企業的發展絕對不能唯利是圖。當企業到一定規模以后,在成為行業龍頭之后,必須考慮到整個行業、社會的問題。”

  執大象,天下往。隨著首屆全球蘇商大會盛大揭幕,來自世界各地的蘇商共聚一堂,談往事、議合作、論精神、展作為。從最初追求利潤和生存的“商戰”,到超越利潤、更注重社會責任的“商道”,再到全球化進程中構建新商業文明的“商魂”,蘇商正努力找尋自己的責任擔當:在共創中共生,在共享中共富。

北京pk10高手技术分享 广东11选5计划软件咋样 重庆时时彩官网 原创36码网站 时时彩玩法介绍 时时彩最准计划软件 pk10历史开奖记录查询 斗牛看牌抢庄20元场 双色球号码 ag假的不能再假 极速快三计划软件免费下载 北京pk历史开奖记录 福利彩票网上投注站 时时彩单双全天计划 北京pk10基本走势图 北京pk赛车两期在线计划